俞敏洪讲述被“逼”创业的故事

  1993年之前,我要比现在轻松。轻松倒不是指工作时间上的,而是心理上的。其实那时候工作时间要比现在长,早上六七点钟起,晚上一两点钟才睡觉,因为要备课、讲课,就睡四五个小时。但完全没事,体力很好。其实到现在,睡觉也只是五个小时。可能是遗传,有耐力基因。就像我老妈,做事情也是从早做到晚,一点也不觉得累。

  那时候之所以心灵上是轻松的,因为可以天天在家里数钱啊。1991年底1992年初我第一次拿到钱的时候,一天收了2000千多的学费。当时100块钱的人民币还没有发行,都是10块的,2000块就是厚厚两沓。回家以后我和老婆两个人就在床上一起数,数了大概二三十遍。数完后也不知道把钱藏到什么地方。

  那个时候超级快乐。员工那,就是招了几个下岗工人,给我们管后勤。后来又招了几个老师。学生只有晚上和周六、周日有课,在周一到周五的白天,我就带老师们玩,天天请他们吃饭。有一段时间我老婆每天晚上在家里都炖一只鸡,大家全去吃。吃完很开心,就打牌,然后到12点的时候再下楼备课。

  我从北大出来创业的时候是和老妈打了招呼的,那时候她就说,你要是敢从北大出来我就自杀。因为她觉得一个农村的孩子好不容易进了北大当了老师,你就要一步一步的往上走,干吗要出来呢?